话说宗炳

发布日期:2017-05-12 00:00   作者:汤航    阅读: 次   字体:[] [] []

    宗炳,字少文,我国南朝宋代著名书画家、美术理论家、古琴乐理家、佛学家、哲学家和旅行家。公元375年,宗炳出生于江陵城郊的一个士族之家,404年移居三湖,直至443年病逝。宗炳生性清高,蔑视功利,终生未入仕途。有名画《嵇康像》、《孔子弟子像》、《周礼图》等传世,其《画山水序》是我国早期的画论,其《明佛论》是一篇杰出的佛教论文,在中国思想史上占有崇高地位。

    宗炳是地地道道的江陵土著人

    泱泱大中华,上下五千年,英雄辈出,枭雄也辈出,历史文化名人更是层出不穷。就在我们三湖这块61.0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历史上也曾出现过一位在我国书法、山水画、美学、古琴乐理学、佛教、哲学领域都享有崇高地位的人。这个人姓宗,单名一个炳字,字少文。他的祖籍是河南南阳镇平(今河南省县级邓州市)。他的祖父宗承生活的年代正处于西晋末年和东晋前期,历永嘉之乱、“八王之乱”西晋灭亡后,世受西晋皇恩的北方大族纷纷举家迁入东晋。宗炳家族自西汉始即是名门望族,故,宗承的父亲也携家带小从原籍迁来东晋境内的江陵。宗承在东晋时期先后官至柴桑县侯、宜都太守。清光绪六年《荆州府志》记载:江陵城西20里有宗家老宅,宗炳偶尔来此居住。公元375年,宗炳就出生在江陵,404年,移居江陵城东80里的三湖。所以,宗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陵土著人。

    宗炳的家庭世代官宦,相当富有,所以,他从小就能够接受到良好的教育。

    公元402年前后,宗炳不远千里,从家乡江陵只身前往庐山参加当时十分有名的佛教社团——“白莲社”,并拜当时的佛教大师慧远为师,打算潜心研究佛经教义。5个月以后,在其兄宗臧的极力反对下,他只得随着哥哥很不情愿的下了庐山,回到了江陵,并于公元404年来到三湖定居。 1990年《江陵县志》记载:宗炳宅宅基上原有亭台楼阁,塑有宗炳端坐像,民国年间被毁,仅余宅基和古槐一棵。从404年至443年,宗炳在三湖整整生活了40年。

    宗炳相貌俊朗,多才多艺,尤擅绘画。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是一个极为动乱的年代。公元三世纪后期至四世纪前期,属于东晋与南北朝更替的时代。东晋,当时称为晋国,历史上属于晋朝的一个时期。晋朝之所以被史学界上分成西晋、东晋,一个原因是前者的都城在北方,先是长安,后是洛阳,后者的都城在南京。另一个原因是前者的疆域大,包括了南方北方,后者的疆域小,仅限于南方一隅。东晋时期,北方同时另有 16个小国。被称为东晋的晋国,国家积贫积弱,朝政腐败不堪。对外战事不断,经常都是疲于应付来自北方鲜卑族频繁的进犯;对内兵连祸接,经常都是忙于平息此起彼伏的暴乱,因而,国库空虚,民生凋蔽。宗炳虽然生长在一个门第较高,有权有势的官宦之家,但他从小就看透了官场的腐败黑暗。他的祖上有许多人做过官,远的可以追溯到跟随东汉光武帝刘秀打天下的宗伯,那是他的远祖。近的就是他的祖父宗承,做过东晋的柴桑县侯、宜都太守。他的父亲宗由之,当过湘乡县令,为官两朝。他的哥哥宗臧也担任东晋和南朝宋国的南平太守。

    那时的南平是一个郡,郡衙就在江陵,辖荆、当、峡3个州。因为那个时代国家下面没有设置行省,所以郡应当是一个相当高级别的行政区域。

    生活富足、衣食无忧的家庭环境,是宗炳能够成就一翻事业的客观条件之一。宗炳能够成名成家的另一个十分重要的客观条件,就是来自于以他母亲师老夫人为主的家庭教育。师老夫人曾经是豪门大户的小姐,她慧质兰心,知书达理,聪颖贤淑,明辨世事,对修身做人、对培养教育子女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独特的方式。宗炳的同胞兄弟姐妹可能有几个,目前我们查看到的史料只提及三个,一个是他,一个是他哥哥宗臧,另一个也是他哥哥,名不详。那时候,官府还不知道开办学校,就是知道也没有财力去办学校。大户人家的子女读书识字,一般都是请先生来家授课。宗炳兄弟姐妹读书学习的事都是由其母亲师老夫人安排。清光绪六年(《荆州府志》·才女传)收录了师老夫人。宗炳少时勤奋好学,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刻苦勤奋。

    宗炳29岁移居三湖,一方面是迫于哥哥宗臧的压力。因为宗臧极力反对他信奉佛教,希望他继承、发扬父兄的传统,在朝庭里混个一官半职,让一家人永远有个优裕的日子。另一方面是出于兄弟情深,对亲情的无奈,也算是来自家庭的拖累,估计这个时候宗炳的父母已经亡故了。

宗炳在三湖居住的房子是他哥哥宗臧出资修建的,遗址就是今清水口西面200米处的宗家台。现在看到的宗家台是一个30米见方的土台子,最高处还高出周围的地面1米多。宗家台在上世纪,已被原江陵县人民政府确定为“古文物保护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江陵设区后,区政府也曾行文予以重申。

    宗臧之所以选择三湖为宗炳建房并令其定居,分析理由至少有五:一是三湖水面宽阔,鱼肥虾美,芦蒿遍地,一年上头都可以坐收鱼虾芦蒿之利。二是三湖湖水之中、湖岸周边都有可供耕种的良田,只要人勤劳,任何时候都可保衣食无忧。三是三湖远离陆路要冲,可以避免连年不断的兵祸战乱,图个安稳。四是三湖至荆州有杨水沟通,往来舟楫方便,哥哥随时可以给弟弟提供照应。五是三湖乃渔米之乡,不仅物产富饶,而且风光无限,是天生一处绝好的宜居地。

明人孔自来慕名瞻仰宗炳故居时,欣然命笔题诗《宗炳宅怀古》:

湖水清且漪,中有幽人宅。

所志在名山,闲居乐萧瑟。

老病滞远心,游履循遥迹。

抚弦泉石开,觇图烟霞积。

不知轩冕尊,但觉云林隔。

子孙凛素风,长啸向阡陌。

讵效充隐名,徒羡终南辟。

 

    隐居三湖四十年,成就宗炳六个“家”

兄长亡故后,宗家家境每况愈下。为了维持一大家人的生计,公元410年前后的几年中,宗炳只能躬耕田陇,亲事稼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生活。在那几年中,宗炳不仅体验了农耕的艰辛,而且收获了五谷丰登的喜悦和快乐,这在士大夫“耻涉务农”的封建时代的确是难能可贵的。

几年后,随着子侄们相继长大成人,宗家的生活来源逐年增多,宗炳也不用再土里刨食了。于是,他又开始了远游山川,绘画著述。

    宗炳的夫人罗氏,出身于豪门大户,学识丰富,品德高尚,才华出众。不仅人长得漂亮标致,而且心地善良,在相夫教子方面也是出类拔萃的,更以善解人意、与夫君志趣和谐而受人敬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成功男人背后作出默默奉献的女人。这位罗氏夫人卒于公元427年,享年40余岁。清光绪六年(《荆州府志》·才女传)也收录了这位罗氏夫人。

青少年时代的宗炳,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尚佳,父母教子有方,加之自己聪明慧颖,勤奋刻苦,所以,他很好地传承了祖上和族人中喜好书画的遗风,很小就能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不到15岁,他的书画就已技压群雄,而且颇有名气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宗炳对绘画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估计从那时起,他的人生设计就与书画紧密相连了。作为一个酷爱书法绘画的艺术爱好者,宗炳十分重视自己文化视野的开阔。他首次登上庐山,就在庐山东平寺郑重地拜慧远为师。慧远是当时东晋和宋国的佛教领袖、佛学大师。并参加了总部设在庐山的佛教社团“白莲社”的活动,向师父和师兄弟们学习佛、儒和老庄的哲学和文学,诚心实意地吸取各门派以及外来文化的营养。

    宗炳家族在庐山也有房产,他虽然学佛,但他不干手敲木鱼、口念阿弥陀佛那些事。他是专门研究佛家经文教义的,用现代的说法来套,他就相当于一个研究员。

至公元404年定居三湖之前,宗炳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里,曾经潜心钻研佛学、儒学,考辨教义。定居三湖后,他还长期与慧远师父和众师兄弟保持着联系,交流学习心得体会,其间,还先后两次前往庐山参加学习。公元435年,年届花甲的宗炳,在三湖家中写成了著名的《明佛论》。此前,他写的《答何衡阳书》、《又答何衡阳书》也都是传世的佛学名篇。

    《明佛论》是我国五世纪时的一篇杰出的佛教论文。宗炳在这篇文章中竭力说明佛教教义与孔教精典(儒家哲学)并不冲突,他说:这两者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些纠葛,但彼此仍然是相互包容的。一些研究佛学、儒学的工作者一致认为:宗炳也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难能可贵的佛学家、哲学家。现代汉语成语“遁天妄行”就来源于《明佛论》。

宗炳平生好山水,爱远游,每次远游总是流连忘返。通过对自然之美坚持不懈的观察探寻,最终铸成了他人生的辉煌。宗炳喜欢只身游历,他认为一个人出游,有如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最具个性化,最能释放个人的潜能。他一生重复到过许多地方,如:沿长江东下庐山,西去荆山、巫山,南去石门、洞庭湖、衡山(他的家族当年在衡山还建有别墅),北去嵩山、华山。大江南北,中原大地,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脚印。那个时代,道路交通的落后是可想而知的。宗炳频繁远游,除借助舟船车马外,很多时候都得依仗双腿。尽管旅途艰辛,吃喝住也常常没有着落,可他旅行的兴致和意志从来没有被各种困难所消磨。大自然的壮美辽阔,风光旖旎的山水景色,陶醉了他,也更加增强了他把美好自然风光绘于画中的兴趣和决心。他以平淡、朴素而又富有情趣的笔墨、多方面地描写了山川景物、抒发了旅途的真切感受。所以,一些研究宗炳的人士认为:宗炳也是我国古代的一个名副其实的旅行家。

    我国古代的绘画,在很长时期内是没有山水画这一说的。在不少的人物画、动静物画中虽然也有山有水,但那山那水都是为了烘托主题的。直到东晋末期,我国历史上出现了一个杰出画家,他叫顾恺之,这个人比宗炳年长27岁。就是这个顾恺之,他把大自然的美景从别的画境中分离出来,第一个创立了山水画派。宗炳“工山水画”,是否拜过顾恺之为师,史料没有记载,今人不得而知。反正宗炳在其有生之年的确把我国的山水画及山水画理论,在顾恺之的基础上,大大地推进了一步。宗炳的画作极富创意,他开创了南北朝画史上山水画的巅峰。宗炳创作山水画也创作人物画,动静物画。他一生创作的画作很多,只是由于各种原因,绝大多数未能传世,今人能够看到的都是他的几幅人物画和动静物画,如《嵇康像》、《孔子弟子像》、《狮子击象图》、《颖川先贤图》、《周礼图》等。

    妻子去世时,宗炳已是50多岁人了。虽然还能再涉荆巫,重登衡岳,但他自感老病俱至,体力渐减,唯恐处世时日不多,所以,晚年他每次远游回到家中,总是借助黄卷青灯,日以继夜地专心致致地把印象中的大自然景致描绘出来,或直接涂绘在自家的墙壁之上,或绘成画作悬挂于家中,预备着老来卧以游之。其意是一旦年迈体衰,足难出户,躺在床上他看着那些画作,也仿佛置身于山水之间,也可以自得其乐。

    宗炳是我国古代第一个提倡“小中现大”写山水法的画家。所谓“竖画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尺之迴”,就是对怎样描写自然界的真实,提出了一个十分合理的处理方法。他在绘画方面的论述《画山水序》,与同时代的另一个大画家王微的《叙画》,都是我国早期的画论,是继顾恺之之后的更为成熟的山水画理论,比西方国家正式出现风景画的历史要早1000多年。宗炳不愧为我国古代享有崇高地位的大书画家和绘画理论家(也称美学家)。

    宗炳多才多艺,他始终把琴、书、画视为一体。他爱好音乐,尤善弹奏古琴。很早的时候,荆楚大地流传一首名曲,名叫《金石弄》。这首曲子传到东晋末年,被大官僚桓玄一家垄断了。桓玄因为篡政被诛杀九族后,这首曲子也几乎随之消亡。就是宗炳把这首曲子整理并传承了下来。宋国开国皇帝宋武帝刘裕字寄奴,听人说这个名曲唯宗炳一人得到真传后,就派乐师杨观前来三湖拜宗炳为师,专门学习此曲。是以使此曲得以经久流传而不衰。刘裕这个人也是一代英豪。南宋词人、文学家辛弃疾的永遇乐词中“人道寄奴曾往,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就是说的刘裕的英雄气概。宗炳传承了名曲,并且得到了当朝皇帝的充分肯定,足见他在音乐,在古琴方面也是有很深造诣的。所以,有后人评价他是中国古琴乐理家。

    宗炳生活的那个时代,正是王朝更替,战争频仍的乱世。一方面统治集团之间为了维护和扩大既得利益,稳固拓展疆土、不断地发动国家之间的争战。另一方面,统治集团内部为了争权夺利,相互倾轧也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尤其是在东晋末年,朝政腐败至极,连白痴也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加之自然灾害不断,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宗炳生性清高,愤世嫉俗,蔑视功利,终生拒绝进入仕途。东晋安帝、恭帝时期,荆州刺史刘毅、北府将军刘道邻先后召他为官,都被他断然拒绝了。后来,执掌朝政的太尉、中书监刘裕(即后来宋国的开国皇帝)召他出任荆州主薄,他也婉言谢绝了。公元420年,刘裕称帝宋国后,对宗炳仍然是一往情深,尽管此时宗炳已经40多岁了,还多次征召他,许给他的最高官职是“太尉”,可他依旧谢绝了皇帝的器重。公元427年,宗炳52岁,刘裕的儿子刘义隆登基后(史称宋文帝元嘉年间),还是频频征召宗炳临朝做官,可宗炳仍然没去。60岁的时候,宋文帝又一次召他出任“太子中舍人”,就是既教授太子,又执掌朝庭的意识形态,他还是没有答应。纵观宗炳的一生,做官的机会实在太多,然而,他就是不肯进入权力圈,他甚至像逃难一样,一如既往、乐此不疲地“好山水,爱远游”,闲时隐逸三湖家中。

    在宗炳的后代中,有一个人后来继承他的衣钵。这个人就是宗炳第五个儿子宗繁的长子,也就是宗炳的嫡长孙宗测,字敬微、茂深。宗测年轻时,好安静而谦逊,不喜欢参与人间俗事。朝庭召他出任司徒主薄、骠骑参军,他都拒绝了。他一生也喜欢游山逛水、写字绘画,平时只与几个性情相投的朋友交往。母亲患病后,他终日在三湖老宅侍奉、陪伴;母亲病重期间,他数次哭得死去活来;母亲去世后,他亲自背泥土给母亲下葬,并亲自在母亲墓旁栽松植柏。宗测是我国历史上弘扬传承孝文化的著名典范。在一些省市高中语文课本中,至今仍有关于宗测恪尽孝道、极尽人子之责的课文。母亲去世后,宗测也就“好山水,爱远游”,“工书画”去了。宗测也是我国民间端午节(五月初五),家家户户在门户上,悬挂人形艾枝把用以避邪去毒的创始人。

    公元443年,也就是宋元嘉20年,一代先贤、我国历史上著名的书画家、美术理论家、古琴乐理家、佛学家、哲学家、旅行家宗炳,在其三湖宗家台的家中,因病走向了生命的终点,时年69岁。宗炳在病重期间,一直不肯医治,尽管身体日渐消瘦,衣服穿在身上越来越显得肥大,可他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从容面对顽疾和死亡。当时衡阳王刘季义(宋文帝的次子)亲到病榻前看望他时,也被他的从容豁达所感动,想劝慰上几句,终因哽咽抽泣竟无从开口。我想,宗炳能如此从容平静地看待生命的终结,与他对美学、佛学、哲学的深刻理解一定是不无关系的。呜呼,壮哉!呜呼,伟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