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参加的“8·18严打”

发布日期:2018-03-30 00:00   作者:刘贤斌    阅读: 次   字体:[] [] []
    1983年8月18日,我们国家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斗争,为当时的改革开放创造了稳定的治安形势,这就是历史上所称的“8·18严打”。作为当时这场斗争的参加者,时间虽然过去26年,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1983年,我在江陵县公安局刑警队工作。严打前夕,我在当时的刑警队副队长吴必新同志的带领下,在白马寺、熊河一带开展治安整顿,在破获白马寺爱国小学胡必伦奸淫幼女案后,我们移师到熊河公社。8月18日晚上,随着一声令下,我带领一个组负责熊河大兴管理区的抓捕行动,整整一个晚上,我们都未合眼,共抓捕对象30多名,并连夜将对象送到熊河大礼堂看押。据有关资料统计:全县首战摧毁犯罪团伙194个,其中流氓团伙87个,抢劫团伙36个,盗窃团伙71个,有101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8月下旬至9月初,刑警队组织全体队员花了半个月时间,将全部抓捕对象的指纹进行了捺印。
 
    1983年10月,严打第二次战役开始,我随着江陵县公安局长田美桃同志一起到太湖农场搞督办,当得知一名盗窃耕牛的犯罪嫌疑人逃到松滋县洈水水库后,田局长要我带人连夜赶到松滋将对象抓获。我带领太湖派出所警察罗德成同志连夜驱车经枝城赶往洈水水库,到达水库管理处时,已经是晚上11点半,说明来意后,正在水库坐镇指挥的松滋公安局政委为我们安排了向导和一艘机帆船。我记得那天晚上天特别黑,船在水库中行驶了一个多小时,靠岸后,我们没走多远就到了那名犯罪嫌疑人的住处,将正在熟睡的犯罪嫌疑人抓获,返回岸上时已是次日凌晨三时。和松滋公安局的同志道别后,我们连夜经枝城往回赶,到达太湖时,已经是曙光初照了。
 
    第二次战役后,我被抽到由公检法组成的专案组,负责岑河、观音垱、岑河农场、三湖农场在押人员的消化处理,当时专案组的组长是县委副书记丁志敦,副组长是分管政法的副县长肖旭、县公安局长田美桃、县检察院检察长谌忠坤、县法院院长谢文正。我作为专案组最年轻的一员,在办案中,尽量做到“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对报上来的证据材料都亲自下去核实,我一共处理了53名对象,排名居专案组第二位,没有出现一起错案,后期提出申诉的也很少。回想当时的情景,办案的效率是很高的,同时也存在一些“左”的东西,办案程序过于简单,这些在后期都得到纠正,制作起诉书、判决书就是在那时学会的,由于办案工作出色,我被评为严打斗争先进个人,并发了一只钢笔作为奖励。
 
    第三次战役后,我和石首县公安局的高家顺同志被抽调到荆州地区公安处,任务是对全地区几千名关押对象的捺印指纹进行分析,前后历时近半年,整天用放大镜分析指纹,找指纹特征,经过我们艰辛而细致的工作,荆州第一个指纹档案库终于建成。
 

    回想27年的政法历程,“8·18严打”是我最难以忘记的,在法律体现的安全、平等、自由、效率等正义价值理念中,安全是第一位的,没有稳定的治安环境,就没有取得丰硕改革成果的今天,这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体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