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德昌在江陵的战斗足迹

发布日期:2018-06-11 00:00   作者:彭仲华    阅读: 次   字体:[] [] []

段德昌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西红军创始人之一,因足智多谋英勇善战,人称常胜将军。1933年在“肃反”中遭夏曦诬陷杀害,年仅29岁。1952年,毛泽东为段德昌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烈士证书。段德昌指挥红军转战大江南北,为保卫和发展苏区屡建奇功,江陵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战斗足迹。

    

收复郝穴

    郝穴是洪湖苏区的西大门,战略地位重要,敌我占领反占领曾反复数次。

    早在1929年夏,“郝穴和龙湾等地已是江陵红色根据地的中心区域,所领导的有组织的群众在两万人上下。”(见万涛的报告)。但秋后这种大好形势遭到敌人破坏,敌以大于我游击队十余倍的兵力,对我根据地进行“清剿”,占领了郝穴。

    1930年2月5日,根据中央指示,鄂西红军独立一师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军长孙德清,政委周逸群,副军长段德昌。 

红六军成立后,根据特委的决定,集中兵力,为收复苏区、扩大苏区而战。段德昌领导红六军攻克潜江县城和江陵的龙湾、熊口、老新口、张金河(今均属潜江)后,折向西进,于3月8日进攻郝穴。驻守郝穴的敌军为国民党独立十四旅的两个营。为了出奇制胜,段德昌指挥部队分三路于先天夜里秘密运动到郝穴附近,成三角形埋伏下来。第二天早晨在当地赤卫队和群众的配合下,突然向守敌发起攻击。敌猝不及防仓促应战。我军很快突破敌人的防线,展开猛烈冲杀,歼敌独立十四旅两个营。据文献记载:“敌军大部掉进江里,所以战斗结束时,实际只俘敌官兵80余人,缴获160余支枪。”

郝穴收复以后,江陵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从沙岗搬到这里。驻湖南会馆(即后来的郝穴文化分馆),组建了郝穴市委和市苏维埃政府,成为江陵苏区的指挥中心。


夺回拖船埠

拖船埠今属秦市乡。三十年代这里是个临江小镇,有船码头,经济繁荣,生意兴隆,是拖市乡苏维埃政府所在地。

1931年1月国民党发动了对洪湖苏区第二次“围剿”,敌48师出动一个团,分别占领堤头、程集、拖船埠,企图向苏区中心地带逼近。敌军一个营进入拖船埠之后,戒严搜查,挨户翻箱倒柜,洗劫钱财,然后放假三天,到农村强征粮草,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在这种形势下,鄂西特委号召苏区全党“坚决反对逃跑主义,领导群众死力保卫苏维埃政权”。此时红二军团在江南杨林寺战斗失利,红六军和红二军各一部合计千余人枪,从江南返回洪湖,特委热情欢迎他们,将他们整编为一支新的部队,群众称之为“新六军”,由段德昌指挥。为了把敌人赶出苏区,段德昌指挥“新六军”主力和江陵赤色警卫队300多人,于元月29日凌晨打响进攻拖船埠的战斗。

战前,段德昌得到普济区委的情报,对敌军在拖船埠的任务、工事、火力了解得一清二楚,于是同原四十八团罗副团长、五十一团林政委一起,对战斗作了周密部署,决定由罗、林率领红军主力担任主攻。侧翼配合有两路,一路进到旧垱口,防敌向西北逃窜,另一路佯攻程集,以牵制敌人使之不敢支援拖船埠。战斗打响后,林政委被敌人从暗堡射出的子弹击中身亡。红军战士情绪激愤,高喊“消灭敌人,为林政委报仇”,向敌人发起猛攻,很快摧毁了敌人暗堡,拿下了敌人前沿阵地,冲进街道与敌展开巷战。段德昌临阵指挥,命两个排牵制住黄家榨坊守敌,然后率部分主力,在重机枪掩护下,直取敌军营部。此时,敌营长正陪从程集来的团副打麻将,听到枪声越来越紧,顿时慌乱起来,赶紧从后门溜走。他的部下抵抗了一阵,因伤亡惨重,又无援兵,乃仓惶向旧垱口北,正好遇上我军堵截,全部当了俘虏。向程集方向逃窜的敌军也遭到同样的下场。

此战大捷,消灭敌人一个整营,粉碎了敌人进攻苏区中心区域的计划,缴获长枪300余支、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两挺。


芦巷伏击战

    1931年5月,两广爆发了反蒋事件,国民党新军阀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徐源泉等部相继撤出鄂西,对苏区的“围剿”开始松懈。 

    这时段德昌领导的独立团已编成红三军第九师,同地方武装一起,承担了保卫洪湖苏区的重任。6月29日,红九师乘敌人换防之机,向敌人发动了反击,在普济观以北的芦巷(现白马寺镇卢巷村)对川军打了一次成功的伏击战。

    6月28日,白马寺乡团支部委员卢秋儿装着回娘家,来到官东咀、付塘张(地名)一带,给红军送情报:“白马寺来了郭勋的一个加强营,他们从资市去普济换防,正在街上抢东西。”段德昌得到情报后,立即率部队到芦巷附近,准备打伏击。但是芦巷离大路还有一段距离,为咬住敌人,段德昌又派一个排,走大路去白马寺佯攻,引诱敌人进入伏击圈。敌营长听到枪声骤起,慌忙集合队伍反击。红军边打边退,到太阳升到两树高时,全营敌军进了芦巷。他们一到街上,不见红军影子,便放肆起来,抢财物,杀鸡子,胡作非为。哪知红军已经悄悄包围了芦巷,只留下通往普济的一条路,路的两边是湖水。太阳当顶时,红军突然向这股敌人发起了攻击。敌军三面受击,不得不向普济方向逃窜,我军埋伏在周家台子的机枪阵地猛烈开火,敌见势不妙,马上又回缩芦巷。敌营长急了,命令一个排向我机枪阵地扑来。叫喊“夺机枪”,第二个“夺”字刚出口,全排就倒下了。敌营长气急败坏,又用枪逼着两个排连续冲锋,最后连他自己也被击毙。红军缩小了包围圈,残敌见无路可逃,只好举手投降。太阳偏西时,战斗胜利结束,共击毙敌军180多人,伤90多人,缴获机枪4挺,步枪600余支。当地赤卫队打扫战场时又在水里捞出12支步枪。

段德昌在江陵指挥过多次战斗,以上叙述的只是其中几次。这些战斗对粉碎敌人“围剿”,保卫苏区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


 

段德昌塑像

 
 
 

红军夜袭拖船埠

 
 
红军夜袭拖船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