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斩三湖记

发布日期:2018-12-13 14:43   作者:徐方美    阅读: 次   字体:[] [] []


“满湖兵马满湖旗,腰三湖创奇迹。

一脚踢开湖中水,双手筑起两道堤。”

这首诗是江陵县郝穴公社(今郝穴镇郊区及熊河、白马寺镇)6000民工1959年大战三湖的豪言壮语。诗中所言“两道堤”,从长湖习家口开始,经三湖、白鹭湖、洪湖,直达新滩口,全长189.5公里。它象两条吉祥的青龙,镇服四湖地区的水患,记载着人们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艰辛。


破湖夹堤

四湖(长湖、三湖、白鹭湖、洪湖)地区地势低洼,上山洪汇注,下受江水顶托,加之排水渠不畅,涝灾频繁发生。解放前,当地人民传唱的“纸糊蔑扎六合垸,啊哈一声永兴垸,一夜淹没夜壶垸”的民谣,意思是六合垸遇雨即淹,永兴垸在抢险时,随着人们一声惊叫便溃了口,夜壶垸下一夜雨就要淹没,这便是当时洪涝灾害频繁的真实写照。解放后,党和政府决心根治水患。荆州地委于1959年秋发出“建设四湖,改造四湖,变四湖为财富”的号召,要求大战冬春,“腰斩三湖和沿渠湖泊”在湖中筑堤、挖河挖通总渠。“腰斩三湖”是开挖四湖总干渠最关键、最艰巨的工程,该工程由郝穴公社负责完成。

1959年10月24日,郝穴公社3000名水利建设大军,驾着500条战船,浩浩荡荡向三湖工地进发。这支先遣队行程近20公里,来到清水口附近的邵家台,分指挥部就在此安营扎寨当时工地建制是,地区为四湖工程总指挥部,县为指挥部,公社为分指挥部,管理区为大队部,大队为中队部。安营扎寨不久,架起了电话和广播,成立了“腰三湖”的指挥中心。

三湖,人烟萧疏。解放前,这里的人民过着“叶叶扁舟,点点渔火,凌波撒网,以船为家”的生活。后来,人们为避风雨,在湖畔搭草棚栖身。然而“蒿草叶子屋,屁股大点窝,夏天热得象蒸笼,冬天冷得打哆嗦”。即使蒿叶子屋,也只有30余栋。现在,一下子增加几千人,不说睡觉,连站的地方也没有。于是,分指挥部决定先搭建工棚。没有材料,民工下湖割蒿草,又从后方运来木料、竹蔑,大家日夜奋战,很快在荒湖旷野陆续搭起宿舍棚188个、伙棚95个、牛棚633个、机棚26个、战棚150个,使先遣队不风餐露宿,为大批后续人员的到来作了准备。

10月30日,北风呼啸,天下着小雨,民工们开始筑堤。郝穴公社500只木船、3000民工从相距1.5公里远的地方运土筑堤。由于水深浪急,一船土下水顿时被浪花冲得所剩无几。第一次夹堤受挫后,民工情绪受到很大影响。有人说:“在湖中运土夹堤,古往今来没听说过,是完全不可能的,不如趁早回家搞生产!”清水口60多岁的老人徐传林还说:“老汉活了六十七,未听三湖筑大堤,要是大堤能筑起,我爬到湖里淹死去!”面对挫折,分部党委决定发动群众出主意、想办法。有人建议使用稻草和木桩,但风浪大,木桩稳不住。抛下湖的稻草,很快又被风浪卷走。又有人建议用蒿排筑堤,把湖边大面积的蒿排砍成10多米长、四五米宽的长形大块,用船拖在排上放门板直接撑到堤线,结果还是被风浪冲走。最后,用湖草卷成龙的办法,才稳住堤基。

11月2日,北风呼呼,寒风阵阵,天空中倾洒着又粗又密的雨点。为了抢时间、争速度,谭市大队大队长黄文甫副大队长李明金、敖石松、潘德万脱下棉衣,赤膊短裤,带头下水卷龙。其他民工也纷纷下水。两三小时后,黄文甫突然头发晕、脸发黑、双目紧闭,失去知觉,金渡队的徐正刚等也失去了知觉。中队长刘本文和周围的民工将他们抬到船上,送回驻地盖上棉被,他们才慢慢苏醒过来。在与刺骨的湖水和狂风恶浪拼搏中,许多人冻得鼻青嘴乌,浑身颤抖。人们从离堤面米远的地方开始卷龙。到堤址时,可形成一个直径一米以上的圆筒。因水下草根连着湖底,故用草筒压蒿排,再用稻、麦草和草垫子加固,以淤泥泥缝,终于使夹堤成功。大家风趣地说:“我们这里有特殊的钢筋混凝土材料,蒿排是钢筋,淤泥当水泥,湖草当砂料,干土当卵石,层层掺杂筑长龙。


抢险护堤

夹堤虽合成,但堤身不牢,风大浪急,险情不断发生。

11月5日,白马大队段面西堤在风浪袭击下溃口,经堵口复堤,重新排水施工。11月11日晚,北风呼啸,雨夹着雪一个劲地下着。谭市大队副大队长李明金带领金渡中队徐正刚、朱圣刚两青年驾一满载干土、草包、稻草和抢险工具的木船,顺堤查险。突然发现一处碗口大的漏洞,他们3人不顾寒冷立即跳下水去,堵住了漏洞。

12月4日,雨骤风狂。分指挥部的电话铃声急促响起,副指挥长邵淑静接过电话,赤湖大队告急:“赤湖中队与永兴中队交界处的堤坝即将溃口!”邵放下电话,立即指挥各中队组织船只、门板、草袋全力抢救,并及时将情况向正在县部开会的分部党委书记李光祯汇报。紧接着,邵赤脚卷裤冒雨赶到现场。夹堤有一段4米多长的堤面受风浪拍击后只有尺余宽了。邵副指挥长果断命令:“沉船护堤!”赤湖大队副大队长王启德、阮正茂永兴大队大队长李友金等十多个青年,一起跳上满载泥土的木船,一船、二船……一连沉了13船。接着,又将40个装满泥土的草袋和11块门板下沉,运土加固。经过3个多小时的战斗,堤坝才脱离了危险。

在赤湖和白马交界处,有330米的堤段,到处冒沙、冒水,施工极为困难。12月18日晚,正当人们入睡的时候,突然7级北风夹着倾盆大雨猛击夹堤,副县长李先正和分部党委书记李光祯,急忙组织抢险。夹堤已经开始崩裂,并在迅速扩展。赤湖大队副大队长王启德、永兴大队指导员李德培率先跳入水中,分部党委书记李光祯、工程科长张礼斌和参加抢险的民工也相继跳入水中,手挽手筑成人墙,稳住船只,以船挡浪。大浪把他们冲倒,他们又顽强地爬起来。岸上的同志装的装土,抬的抬包。经过3个多小时搏斗,终于使即将崩裂的堤段转危为安。


排水清淤

筑堤截流后,工程进入排水清淤阶段。新夹的围堤因基础松软,安装机泵困难。分部党委采取稻草垫底,上面压门板,再打大桩的方法,固定了水泵。工地上共安装抽水机26台,还有150余部龙骨车,一眼望去,水车、水泵排成长龙,十分壮观。机械加人工,很快使三湖现了底。

湖水排干后,紧接着清淤开挖截流沟。按照总部要求,在大上土之前,要着力挖好“三沟”。一是截流构,阻挡外来水;二是支流沟,降低地下水;三是龙骨沟,排除渠内水。要沟沟相通,形成一个蜈蚣式的排水网络。开始,是在离堤2至3米远的地方挖沟,把淤泥甩到平台上,再返到堤外。

可是,淤泥象稀粥,无底无边,无处落脚。白马大队指导员吴兴权下去试探,一下陷入齐腰深的淤泥中不能自拔,民工们急忙搬来门板才把他救起来。针对这一情况,改用梯子垫底,梯子上面垫门板,人站在门板上挖泥。后来,又用船或树木垫底,再用稻草裹在竹竿上扎成排铺在泥水上;有的用蒿草垫路,站脚和走路的问题得到解决。

人有了站处,可淤泥稀糊糊的捞不上,也难运走。宋新中队副队长宋华远是个急性子,索性脱下自己身上穿的蓝布衫,撕成两块,垫在箢箕中。宋一连做了5担布垫底箢箕,工效由每天运1.5立方米提调到3立方米。由于宋华远带头,工地上很快出现布底箢箕、泥兜子、敞口木箱等民工自制的运淤泥工具,大批淤泥很快运到堤上。


奋战河底

淤泥难关突破后,夹堤逐渐加高加宽。前线民工已达万余人。除后勤人员,其余6000多人全部上了土扬。工地上广播声嘹亮,红旗飘扬。花园中队陈运章战斗组提出:“设擂台铜墙铁壁,战三湖定居鳌头。”和平中队以团支部书记高远为首的“赵云”战斗组提出:“是英雄跨战马,是好汉见高低。”双方大战3天不分胜负,分部党委抓住这两个典型,组织各队参观学习。接着,各大队、中队、战斗组自找竞赛对象,互送挑、应战书,整个工地气高昂。彭市大队先一天领居上游,永兴大队第二天迎头赶上。以“花木兰”命名的女民工陈焕生战斗组,号召“四快”(快装、快运、快卸、快回土场)、两满(撮满、装满),八女奋战,遥遥领先。

1959年12月28日,县指挥部党委书记李一道带领县部各科室28人,到永兴大队与民工一道架设钢丝、滑道,铺设木轨道和整修路面。接着,工地上出现了滑道、轨道、牛拖子、畜力绞车等设施,大大提高了工效。

当时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年代,群众生活十分困难。对此,分部党委采取了三措施:一是后方多搞“瓜菜代”,尽量把粮食挤出来送工地,使工地民工粮食定量由每人每天7.8两增到1斤(10两制)。二是实行多劳多得政策,把国家给的标工补助粮与民工所完成的任务挂钩。工地运土定额约1.6立方米1个标工,每标工补助半斤粮食。民工们起早贪黑,每天可挑土4至5方,合标工3个左右,得1斤多粮食。黄林中队认真落实粮、工挂钩,兑现及时,在三湖工地第一个交了湖底。三是安排一部分人员采藕、找鸭蛋草,从远方运蔬菜,保证民工吃饱肚子。宋兴中队副队长宋华远在两个月时间内,组织群众挖藕1万多公斤,保证民工吃饱,结果荣获完成湖底任务第二名。

广大民工顶风雨冒严寒,斗湖水、战淤泥,在波涛滚滚、蒿草丛生的三湖,筑起2.5公里长的两道长堤,排走660万立方米的渍水和20余万立方米的淤泥,挖出一条水渠。1960年元月17日,工程全面竣工。25日,县部在工地召开庆功大会,授予郝穴公社“腰三湖,渠通堤成”的大奖旗。同年4月,荆州地区四湖工程总指挥部在沙市召开庆功会,又授予郝穴公社“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大奖旗一面。





分享到: